过年了,给大家回复弹幕,然后瞎扯两句

一般我会在评论区给大家回复交流,但是弹幕就没法给大家回复了,因此,趁今年过年,我给大家统一回复一下,顺便瞎扯两句。
在此之前,首先,感谢大家在弹幕中对我字幕中的错误做出指正。其次,感谢在弹幕中分享知识的人。

第一个:老先生的本性释放时间(建议自行震撼)

【熟肉】震惊,Robert Fripp居然弹起了齐柏林飞艇

Diment@Bilibili: 可怜又无助的Fripp......
回复: Fripp:我的媳妇,我管不住啊!

说到Fripp的释放本性,你们可以听听Island专辑中的Ladies on the Road。先不说大色狼Peter Sinfield写的歌词,先是开头Fripp的吉他滑音,就让我觉得这首歌绝对不是什么正经歌曲。后来唱歌的时候,Fripp的吉他也是被迫地极尽调戏本性。辛亏后来Mel Collins的吹奏乐器给Fripp救了场,要不Fripp演半截就要走人了,歌曲的后半部分我很难听到吉他的声音了。
不过说真的,如果你们喜欢King Crimson的话,你们可以 @南方History,他上传了很多关于King Crimson的视频,还有一个专业乐评。

第二个:某个疯子花了一个小时装了一台废铁(这是我爸说的)

【熟肉】LGR - 攒一台486 DOS电脑!

原字幕:And since ever the dawn of time, in fact, I think those 2032s predate humanity.
这里大概就是开玩笑说CR2032这玩意存在很久了甚至在史前没有人类的时候就出现了hhhhhhh
回复:谢谢 whc2001 的注解,其实LGR的视频很多话我都不太明白,而且他的语速还贼快。

原字幕:“Have you seen these faces?” My God.
翻译为:“你见过他们吗?” 这波吟唱lttstore.com
@Linus Tech Tips
回复:Linus没有给我广告费。另外,我觉得自从疫情以来,LTT有点不太好过。现在LTT必须有一段请求关注和周边广告,而且有些赞助视频质量不太好(不包括 活 笑 料 )
回顾:现在的LTT,还是安东尼好。

那时候还没有通道这个概念随便插的嘛?
我上网查了一下,这个应该是EDO内存,而通道内存的概念得DDR出现了吧,那都1998年了吧。

这个视频我喜欢的地方是后面调试软件的部分,可是我查看后台发现大家更喜欢前面的动手部分,我可能折腾软件太多了吧(毕竟我不是飘哥,他从小学开始就玩硬件)。
另外,这个是Bilibili上第二个,也是第一个被广泛关注的LGR视频(第一个是BV1Js411v7o1,讲的是MO磁光盘)。第一个熟肉LGR视频是由蟒人摸象翻译的,而播放量最多的LGR熟肉是由初生之鸟翻译的。
我是在高二暑假时看到了很多这样的视频,我第一个关注的是David Murray。(有意思的是,前The8-BitGuy授权翻译HikariCalyx,能解锁诺基亚),然而我是在高考完之后才开始翻译视频的。而这个视频也大幅提高了我的关注度,某科学的小姚同志和pingatsky等搬运工也邀请我加入了翻译工大家庭,从此走上了翻译视频的不归路:-)所以,感谢这个平台和所有帮助我,关注并支持我的人吧。

第三个:John Carmark yyds(因为他开放了DOOM源代码)

【熟肉】LGR游戏评测 - 就算过了几十年,《毁灭战士》还是好游戏!

1.最简单难度:我这么年轻就想死(I'm too young to die)
2.不要太嚣张了(Not too Rough)
3.痛打我吧!(Hurt me Plenty)
4.终极暴力(Ultra-Violence)
5.噩梦模式(Nightmare)
感谢工程师NopeNope 提供的翻译。我觉得最简单难度那里有个问号吧。

1.深入尸堆(Knee-Deep in the Dead)
2.地狱之海(The Shores of Hell)
3.炼狱的试炼(Inferno)
同理,感谢提供翻译的人。实际上我玩的时候,没有注意这些。电子游戏的剧情真的就是爱情动作片呗(John Carmark因此开除了Tom Hall)。

勘误:Unreal和Thief都是该时代相对先进的第一人称游戏
感谢今哥的野望的勘误。Unreal在1990年由育碧发行,而Thief是1981年发行的街机游戏。详询可以Bing一下。
回顾:Unreal是虚幻啊,我当时在想什么......

毁灭战士绝对是一个好游戏,我玩的十分上劲。而这个视频也是我的得意之作,因为这个视频的梗我玩的十分的溜(不是),因为当时我看经典名著电视剧比较多(没错,我在高考后才开始看)。顺便说一句,我到现在为止仍然很不喜欢《红楼梦》,不过里面的贾母让我想到了我的奶奶,都是十分疼爱孙子的。
实际上现在有很多游戏的画质更好,但我觉得有些游戏真正吸引我的是玩法的复杂多样和音乐的经典。这个游戏的玩法说简单,就是WASD(不是原版,是GZDOOM),说复杂,就有平移跳跃之类,而在这方面我基本不懂,而且我也是手残党。
而在音乐方面,就是Bobby Prince编写的重金属配乐。节奏感和旋律性十分强,有些配乐我也十分喜欢(诸如DOOM二代中的《DOOM》)。作为King Crimson的乐迷,我建议大家去听听《Starless》和E1M8的配乐:-)

第四个:没事你用什么机架(8BitGuy的痛恨)

【熟肉】LGR - 组建一个更大,更好的MIDI机架山

原来是提供了很多专业设备名称,我懒得截图了......
捕捉到大神 @我的同桌是初音

颜文字狂魔up(当时我的字幕随着音乐出现了Maggie Simpson的字符画)
要不然这么长的音乐你就光看着没劲的电脑屏幕。顺便说一句,这叫ASCII艺术。而这个是我的女神Maggie(因为她太可爱了)

fedora forever(当时我的字幕随着音乐出现了一直牛说'Use Arch Linux at archlinux.org:-)')
Fedora我用过一段时间,确实软件包很新,软件更迭很快。但是Arch可以私人定制,所以我觉得还是Arch好(我是不会用gentoo的,没时间编译内核)。

本期视频我认为体现出LGR视频的一些特点。首先是口语的泛滥,他说话经常出现连词,因思想跟不上而出现的停顿(也许我搬运的视频都倾向于这些吧)。其次是内容,LGR的视频在专业的地方,确实是在认真地给大家讲;提前准备好的部分也能很好地把握时间;不过一到动手体验部分,就有点vblog的感觉了(尤其是上期讲SD卡相机)。这就导致LGR的视频在某种意义上,十分地长,我翻译也是越来越烦。那期线上淘二手我直接上机翻,结束噩梦了。
回顾:LGR的视频已经越来越长,早期视频更好受些。他废话能少些吗?!
说到机翻,我发现有人在Bilibili上传LGR的机翻视频,还有4K噱头,差点将一个刚翻译视频的给劝退了。我又想到了8bitGuy的空降正义,结果因为机翻太差,人民群众将原搬运工给叫了回来。对于这种现象,我是十分厌恶的。你这么做,这既是对原作者的不尊重,也是对我们翻译工的不尊重。原作者制作视频,是为了传播知识,而我们翻译视频,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。

第五个:一个十分遗憾的乐队(建议亲自观看体会)

【熟肉】论低情商如何害了Deep Purple

人事问题不仅仅是情商的问题。
回复:确实是这样。人事问题还跟利益关系,个人性格等有关。Blackmore和Gillan在音乐方向上就不同,再加上两个人都很强势,这些是Mk2解散的根本原因。而低情商主要在于Blackmore将Glover给赶出去,Blackmore不喜欢Gillan,就拿他介绍过来的Glover撒气。实际上Glover不仅会弹Bass,而且会设计(他参与了Machine Head和Who Do We Think We Are!的封面,内页设计),会制作音乐,他的离去对于Deep Purple来说,绝对是一个打击。我觉得那个纪录片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这个了,其他的诸如组队,录制洗脑神曲方面我觉得倒不重要。

说到听音乐,我首先是从娘胎里开始听加州旅馆(还是1994地球厅那版,可惜CD让我给划了:-P)。到了初中我开始听张学友等经典音乐,因为网易云推荐(然后我天天在班里唱“吻鳖”)。到了高中,我开始知道了Pink Floyd,我最开始的那两个视频就是这个。然后是重金属三大头,Yes,King Crimson,Mike Oldfield,Genesis等前卫摇滚,进而是Metallica的前卫金属时期(The Call of Ktulu真是洗脑得不得了)

还有好多想说的,不过我都在评论区里说完了,加上时间不早了,所以基本就是这些了。如果大家有啥想说的,留个言呗;如果大家喜欢的话,转发一下呗。祝大家新春快乐:-)

SuperBart 2021-2-12 (Revisited 2021-8-17)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