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nesis - A Trick of the Tail 听后感

作为前Deep Purple粉丝,现在的Genesis粉丝,如果我要给别人推荐Genesis专辑的话,我会先推荐这张专辑。因为这张专辑的旋律性好,概念性没那么强,听着没有Sell和Lamb那样,又累又难以理解。而且这张专辑的封面也很有意思,很多的人对应着专辑里的歌曲。

根据上网找到的内页(由于版权原因,这里不上传):

  1. 法官:Robbery, Assault and Battery
  2. 孩子们在一起:Sqounk
  3. 护士拿着灯:Entangled
  4. 猎人:我没认出来
  5. 照镜子的巫婆:Ripples...
  6. 大盗和狡猾的绅士:Robbery, Assault and Battery
  7. 倒在地上的人:我没认出来
  8. 恶魔和指着他的人:A Trick of the Tail

这张专辑的旋律性很突出,尤其突出显示在Mad Man Moon和Entangled这两首歌中。

Mad Man Moon中,Tony Banks模拟的笛声很快就能抓住我们的耳朵,而且十分婉转,基本贯穿了整首歌。虽然我没太注意歌词唱的是什么,但是这个歌曲能让我想象出一个不知为何,有一点伤心的人。Tony Banks的旋律一直是Genesis音乐在前卫摇滚时期的卖点。包括Trespass里的Vision of Angles,Lamb里的Carpet Crawl,后面Wind And Wuthering里的One for the Vine,and there were three里的Buring Ropes。不过流行时期的Genesis嘛,旋律真就没有什么特点了,只剩下力度和跳舞的动力了。

Entangled中,Steve Hackett的原声吉他弹得十分干净,十分纯洁。这应该是属于民歌的曲调,充满了西方童话的特色。同样地,这个曲调也是低回婉转的,比起那些十分重型的歌曲或是某种热门单曲(@ tictok神曲),记住这些旋律是十分享受的,而不是折磨的。Steve在Genesis里主要是承担着点缀音乐的作用,诸如Hogweed前面的快速点弦,Horizon是在上主菜前的一个插曲之类。虽然他自己的写的旋律很好,但是没人用啊,难怪他后来退队了。

说到力度,这张专辑给人的感觉很割裂。有些歌曲从头到尾都很有力,诸如Sqounk。而其他的歌曲大多十分轻松,尤其是Entangled。这点我觉得相比之前的专辑,有点不太好。Genesis前卫高峰时期的专辑都是很能把握歌曲的力度的,一首歌的力度变化是十分丰富的。比如Stagnation,前面很轻盈,中间加了点力度,后面又让人很放松,但是最后还是留有一定的力度。Cinema Show是由轻到重,逐渐加强的。然而这张专辑,大多数歌曲传递出来的力度都十分单一。尤其是Sqounk,力度变化基本上没有,而且十分急促,好像有人一直在跟你抱怨着什么,我是十分不喜欢的。在力度方面,Los Endos这个纯乐器独奏,十分多元化,个人认为是乐队通过这个独奏,告诉大家,我们的音乐依然是多元的。

至于专辑内容,我个人倒不是很注意,因为这张专辑的旋律性重于歌词。我除了Robbery, Assault and Battery和Ripples的内容看了一下之外,其他的没看。要不是歌曲的旋律告诉了我们(比如第一首,明显体现了乐队继续前进的决心),更多是我对看歌词不感兴趣。Robbery, Assault and Battery讲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故事,没太看懂歌词的我也能体会到其中的荒诞性,大致是一个大盗的胡乱自述,经常出现“老调重弹(Same old song)”这句词。而Ripples这首歌,借着水中的波纹,唱出了青春一去不反的伤感。(Marge: 你才20岁,担心啥呢:-P)歌词中的“A Thousands Ship”让我无端联想到Doors 里的The Crystal Ship,看出来女孩子心里变化的丰富(毕竟她们是不同的生物呢)。

这张专辑是Genesis的转折点,Genesis顺应时代的变化,精简掉歌曲中复杂的结构,将人们重视的旋律弄得十分突出。不过,他们仍然保留了很多的复杂,精巧的元素。这张专辑中,有内容上很有意思的,也有结构复杂的歌曲,也有他们继续前行的决心。下一张专辑中,则有上来就很抓耳的旋律,也有十多分钟长的器乐歌曲串烧,还有一首启发自猫和老鼠的歌曲。而在Hackett退出后,乐队有点离心,在过渡了两张专辑后,彻底转型为流行,那些歌嘛,我就不想说了。这张专辑是他们刚刚开始转型的专辑,前卫性很强,而由于他们做出的变化,让其更能为人所接受。所以,如果你们想了解前卫摇滚的话,可以先拿这张适应一下,适应后再开始你们的前卫之旅(建议拿 Yes 的 Tails of Topographic Ocans 来提升一下)。

最后,感谢南方翻译的前卫摇滚历史,最后一段的分析实际上在那个视频里面提到过。

彩蛋:我画的Ripples封面

右面的是姐姐Remila,左面的是他的妹妹Flandre。姐姐照着魔镜,看到自己的妹妹读着Mad Hatter开的荒诞的茶会而高兴不已。虽然她们俩永远都不会老去,但是姐姐见过的太多了,对妹妹的童真无邪十分羡慕。

如果你了解东方的话,你很快就能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的原型是红魔馆的两个主人。但我没有照搬吸血鬼的设定,因为我画的是人啊。还有,我觉得东方里的角色都可以拿过来,稍微修改一下设定,就能给每一首前卫歌曲画一张,这样,我们就能借着东方,宣传前卫摇滚啦。对了,我不太是东方的粉丝,目前真的只对东方里那些女孩子的个性和外观感兴趣......

SuperBart 2021-8-15

返回首页